我們在人間。

『你的面前有兩扇門,

一個通往未來的你,一個通往過去的你。

一扇讓你在熟悉的街道上不知所措,

一扇讓你在坐下發呆時唏噓不已。

沒人知道哪扇門到底會通向何方,

過去的明天,未來的往事,

還是今天的今天……

時間靜靜地流,流到兩扇門后。

沒有天堂,沒有地獄,

我們在人間。』

——貓小麥。







昨晚接到小麥的短信。這一年,又快要過去了。

這樣說起來好像過的很快,可是真的回頭去看的時候,卻發現一切都無比的漫長。

2007年,如此的紛亂糾結。

走過的路蜿蜒曲折,迷霧重重。

我們從沒有像這一年一樣,以如此不可思議的速度,被迫長大。

小麥問我,現在你周圍的人們,了解你多少呢?還有人讀得懂你的文字嗎?

看到這句話,我一時怔住。

了解……么?似乎只有“性格開朗”這一條呢。

至于文字,我幾乎從不將我的文字展示給那些在短時間內迅速熟絡起來的朋友們。

如果沒有共同經歷過一些什么,我寧愿他們從不知道我會在角落里寫著一些晦澀的文字。

漸漸學會偽裝,學會保護自己。然后融入這個成年人的世界。

現在的我,在大學里努力地生活著。工作出色,朋友很多。

但是我的筆瀕臨死亡。我寫不出東西。我只是拼命地長大,長大。可是在這過程中我丟失了一些東西。

一些我曾經緊緊抓在手里,以為一輩子都不會放手,視若珍寶的東西,就這樣在我變成大人的過程中,被我遺失掉了。

他們說,成年人不需要那些東西。

的確。

總是要長大的。總是要離開那些完美的庇護,在赤裸裸的名利場中摸爬滾打的。

永無鄉只是童話,沒有誰可以永遠是孩子。

那些笑,那些淚,那些竭盡全力的愛和恨。漸漸的,都不屬于我了。

“我們在人間。”

那么,是應該安天命嗎?應該沿著現在的路一直走下去嗎?

還是拼著命在沙漠和荊棘中,尋找自己原先的路呢?

如果回頭看,還能找到最初的路嗎?能看到自己的腳印嗎?

如果身后沒有任何印記,身前也看不到該走的路……那我們在哪里呢?

念起旧时光。

其实我很念旧,

 
当然这只是对于伤口而言。



 

 其实我也只是在怀念某段某时,或者某些人。
 

 那种对与错也许发现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的时候。
 

 大家都走到了彼此遥不可及的边缘。

  

       

  

 想念是件幸福的事情,

   

 但它怎么那么突兀那么伤人。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一句话。
  
 那个女人说:
  
 08年,最想做的事,就是安静的爱一个人结婚。
  
 在家跳恰恰舞。

 
 

 

 
  
       你最近也还好吗。
  
       我也没有掉眼泪。
 


   

我这里。铺天盖地地冷起来。

【 二零零八年,我想继续微笑,继续寂寞 】

 
 
 

我是你的寶貝,一直。——給我親愛的,親愛的朵朵。

我最親愛的朵朵。

我總想寫點什么。關于你,關于我,關于我們。

我們最初認識是在坊云。話說那里雖然后來變得很亂并且讓人惡心,但是在我剛進那里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那里是個很歡樂的地方。阿布,小雨,色色,很多人。當然,還有你。

你剛說你喜歡我的時候,我還只當是一個玩笑。就像所有RPG群一樣的玩笑,只當我和你都是游戲中的角色時才生效的玩笑。

但是后來,漸漸的,我知道你不是。我知道你是認真的。

那時候覺得很不可思議。真的,沒有別的,只是不可思議。你說我有很多優點,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那些看起來光輝熠熠的詞可以用來形容我。

不記得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其實很自卑。常常有種莫名的絕望從我骨頭里面生長出來,開出丑陋的花,讓我極度地厭惡自己。我常常在這種自我厭惡之中糾結,所以我不敢輕易去愛。更不敢輕易接受別人的愛。——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有什么資格值得別人去喜歡。

但是朵朵,我親愛的,親愛的朵朵。你每一次看似無厘頭的話,以及你每一次認真的夸獎,都好像有種魔力。如果是你說出來的話,我就相信。你說我好,我就相信自己是好的。

在你面前,我真的可以仿若初生的嬰兒,無污無垢。怎么犯傻都沒關系,完全放松,因為我知道你在我身邊。

朵朵,我親愛的,親愛的朵朵。我們都是很容易就糾結的人。但是你從不會對我說謊——不管什么方面。你告訴我你有男朋友,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人,告訴我你一開始只是把我當作一個影子,告訴我當你覺得我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時候你很糾結。

雖然這些話聽起來好像很傷。但是你愿意告訴我,我很開心。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對你有著一種近乎盲目的信任——只要是朵朵說的,就一定是真的,朵朵一定不會騙我。

你說過我很蠢,但是蠢的可愛吧。。呵呵。

啊,話說,你知道么。你所有的短信我都沒有刪過。為此我每天要清理好幾次收件箱,因為接不幾條就要滿了。但是我就是舍不得刪,時不時還要翻出來看看,一邊看一邊傻笑。不管是你最黏我的那段時間,還是后來一直到現在我們安靜地在一起的這段時間。

所有手機丟了之后我真的真的真的很難過。我幾乎在網吧就要哭出來。所以現在換了手機之后,我把你發給我的短信都抄在一個本子上,好好地放在柜子里面。這樣就不會再丟掉了。

朵朵,我親愛的,親愛的朵朵。我記得我說過要去找你,給你抱抱的。我沒有忘記。所以你要好好的,好好的等著我。我一定會去的。

雖然我一直標榜我是個開放的雙性戀,但是我從來沒想到某一天我會這么坦誠地承認我對一個女子的感情。也許是因為我的膽怯和自卑,有些話我說不出口。但是現在不會了,以后也都不會了。

我只要你記得我是你的寶貝。我只要你記得你喜歡我。剩下的,我什么也不要。你該愛誰還去愛,好好的愛,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弄丟了。我不要做你的累贅。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雖然我平時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但是遇到跟我在乎的人有關的話題我就會笨嘴拙舌。所以,就像我短信里說的。首先,我相信你。無條件的。其次,有些特點說出來好像很普通,你有別人也有。但是你是朵朵,在我心中朵朵就只有一個。

朵朵,我親愛的,親愛的朵朵。我很高興,我們能這么安靜這么美好地在一起。要一直,一直這樣下去啊。

你的寶貝。

親愛的沙發。

親愛的沙發:



我坐在回家的公車上,突然想起你。想起高中最后那段時光里,我們是怎樣在一起的。



你一直對我很好。雖然你自己也很需要別人照顧,但是你總是先考慮我。我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帶胃藥,有沒有胃疼,有沒有多穿點衣服,有沒有……



你很容易滿足。就像一個小孩子,只要給一顆糖果就可以停止哭泣。我還記得我給你剝開一個果凍,你竟然可以興奮整整兩個小時,甚至晚課的時候都要給我發短信說,那個果凍真甜。



但是我再繼續回憶的時候,我發現,這么長的時間里,我竟然沒有為你做什么。最親近的舉動,也只是喂你吃一顆巧克力。



于是我當然可以理解,我們在一起一個月后,你發來短信說,我們還是更適合當朋友。我知道你當時有多難過。因為我是這么冷血的一個人,你對我這么好,我竟然無法回應你。



是當時我正全心全意地喜歡著木頭吧。對于你的好,我只能感激,卻無以為報。



我還記得我們在一起之前,你每次見到我都喊我喵嗚。哪怕是離著很遠,或者是在安靜的教學樓內。你完全沒有顧忌似的興奮地叫我,其實只是為了說幾句無關緊要的閑話。



即使是在我們分開之后,你也仍然對我很好。比之前更好。高考后,你把我叫出來,就只是為了很興奮地給我看,你買了和我一樣的手機。——那時候W550C已經算是很老的機子,你還是用的很開心。你換了和我一樣的主題和桌面圖,以為我不知道,還偷偷地很高興。



還有軍訓的時候,你總和MEAKEY一起給我打電話。雖然每次都笑著鬧著說不上幾句話,但是你還是會問我,嗓子有沒有啞,腳有沒有腫起來,多喝水,晚上用熱水泡腳。——說著這些話的你,嗓子還是沙啞的,聲音里透著疲倦。



一直到現在,你也常常會給我發短信,或者打電話。你生日前一天我給你打電話,你竟然受寵若驚似的,完全沒想到我會記得你的生日。而你,一直記得我的生日是8月20號,只過陽歷不過陰歷,因為我記不住陰歷生日。



沙發。我不記得什么時候開始這么叫你的了。但是我喜歡這個稱呼,不僅僅是因為你靠起來很舒服。



也許你就是我的沙發。我累了的時候隨時可以靠著躺著休息,卻始終不是長久的休憩之所。



沙發,我很心疼你。被你愛上的女孩是幸福的,可是你卻把它給了不該給的人。我無法回應你,就如同那時候木頭無法回應我一樣。



那么,我們就這樣繼續下去吧。你要知道,我們的過去我一直都記得。雖然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很慶幸我的生命中有你。



你的喵嗚。

那些生命中溫暖而美好的事。

好吧,我承認我無恥地拿了落落的書名來用。



剛剛過去的光棍節中,我在社團的聚會上答了一套很RP的OTAKU卷子,喝了一杯奶茶,開了一個會,用小貓老婆的手機傳了些圖和音樂。回家之后吃了一盤媽媽做的咖喱牛肉飯,喝了一瓶農夫山泉,然后花19塊錢打車回學校。參加了演講比賽的決賽,得了一個很囧的三等獎,然后和3個朋友去M記吃飯。回寢的路上遇到某人,以慶祝三等獎的名義被拖來上通宵。在Q上碰到球球,進行了久違的午夜版談話。



于是這個光棍節就這么過去了。



現在我坐在悶熱的網吧里,茫然地逛著各種論壇。心情煩躁。吃了咖啡豆,所以完全沒有想睡覺的感覺。沒帶USB線,所以想給MP3里下點小說的愿望也落空。



話說最近一直在聽《風月寶鑒》。初聽的時候覺得很平常,但是聽久了會覺得很好聽。用朵朵的話說,黃耀明這個男人的聲音可以讓人聽到渾身發抖。



再話說最近真的是很忙。或者說持續性的忙。似乎從開學到現在就一直沒有閑下來過。每天都再感嘆啊啊啊我為啥要這么忙。然后繼續忙的昏天黑地不見天日。



偶爾空閑一點的時間用來自怨自艾。看著鏡子里自己本來就胖現在更浮腫一圈的臉,迷茫起來,這么忙,這么透支自己,這樣開始我的大學,到底對不對,值不值得。



走上了高中的老路。為了學生會的工作荒廢了學業。雖然一直安慰自己,大學學習還是主要靠自己……但是自己最明白。真的沒工作的時候一定是在抓緊一切時間休息的。哪會去學習。



眼看著法理學馬上要考試。除了感嘆自己一定過不去之外,甚至連真正復習的時間都沒有。



啊啊,這學上的怎么這么累。



懷念起初中最后那些日子。別人拼死拼活的為了中考在復習,我卻逃掉所有的補課,穿著朋友的白襯衫坐在操場邊上看小一屆的男生們打很難看的籃球。一直看到頭昏腦脹,然后回去睡覺。一切無憂。



那段日子單純得像一片白紙。或者說我刻意在記憶中營造一種氣氛,讓它看上去好像一張白紙。至少那時候沒有學生會和社團里堆積如山的工作,沒有吃力不討好的兩面受氣,更沒有怕工作做不好帶來的巨大壓力。



說起來,開班委會的時候,聽其他班干對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竟然是,別那么認真。于是這才發現,懶散的我在工作上竟然是半個完美主義者- -!



什么世道。



于是我旁邊的某人說看我打繁體字很累- -。那么我就不打了。。


以上。

擱淺的船。

看到一句話:生命是只輕快的游船。

突然就從心底升上滿滿的厭惡。輕快的游船?似乎總像是那些每天面向著冰冷的陽光,還認為那種金色很溫暖的人們無病呻吟的文字。

如果要我來說,我的生命更像一只擱淺的船。

在某片不知名的偏僻海域里拋錨觸礁,擱淺在粗糙的淺底,進退維谷。

我是船長,也是唯一的水手。每天看著海平線上的日出日落,看著海水潮漲潮落。但是也許是我的船負載了太多,竟始終沒有一次漲潮可以將我的小船從這片水域帶走。

于是我每天的事情就只有睡覺。不斷地不斷地睡,仍然十分疲倦。若不是還要抱著一絲希望看看我的小船還會不會被強大的風浪帶走,我真的寧愿自己能一直沉睡下去,到時間的盡頭。

這小船是我的家。家建在海上,所以生命也就一直漂泊。常常做一個夢,夢里有一個女孩子,長得乖巧甜美,約莫十一二歲的樣子,拉著我的衣角叫我姐姐,姐姐。我低頭去看她的時候,就看見她的笑臉突然分裂破碎,她的頭顱從脖頸上斜斜地滑落下去,隨后大片的鮮血噴涌出來,像鮮花一樣茂盛地開在我眼前,遮蔽了我的視線。

這樣的夢反復著,每次都把我驚醒。窗外夜幕四合,月光比雪還冰冷。我聽著潮水的聲音,竟一時恍惚,無法分辨那聲音來自窗外浩渺的海洋,還是我空曠的身體內部。

我常常看見別人的船從我附近駛過。豪華的游艇,或者簡樸的小舟。一個人,或者兩個。他們經過這片海域的時候很輕松,很愉快。沒有人像我一樣在這里擱淺,進退不得。

擱淺的時間長了,我開始幻想另外一個誰的來臨。他不需要多強壯,不必非是海洋的霸者。只要他的船從我旁邊經過的時候,他能伸出一只手,說,我帶你走吧。用堅定的,不容商量的語氣。

如果有這樣一個人,我寧愿丟下我船上所有的行李,跟他一起漂泊。

可惜,至今還沒有。

所以我仍是夜夜做著那個讓我驚駭的夢,守著我擱淺的小船,在這片不知名的偏僻海域,看日出日落,海潮漲落。

愛你是我的罪。

學校的事情漸漸少下來,不像前陣子那樣忙。



然而這種時候,寂寞和茫然就錐心蝕骨一樣地生長席卷而來。它們像藤蔓一樣長出很多細小柔韌的觸手,將我包裹起來,直至窒息。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聽見自己胸腔里空曠的回聲。那里生長著干枯的血脈,像森林里的敗葉,層層疊疊。外層的覆蓋住內里,而內里早已腐朽潰爛。



血液像河流在我身體里奔涌,遇到斷開的地方就瀑布一樣傾瀉下去,傾瀉下去,在軀殼里積成一個小小的池塘,里面生長鮮紅的彼岸之花。



火焰燃燒過后變成灰燼。而灰燼前一秒還是火焰。老去的老去又老去,落下的落下在落下。陽光靜默,聽樹木發出的聲響如哀歌。四個方向是四種不同的景色,墳墓里的人什么都不說。



突然間就很厭惡自己。是那種恨不得一刀一刀割開表面的皮,放出內里的血,剔凈筆直的骨的發自內心的唾棄與厭惡。



這是我的罪。生長在骨血里,與生俱來。骨里的罪,血里的惡。糾纏著我,多少年不得解脫。



焦土荒蕪,夢境恍惚。

象牙白色的容器,盛放冰涼的骨。

捉影捕風,掩埋虛無。

旖旎華麗的溫床,沉睡無用的主。



愛你是我的罪。為了贖罪,多少個世紀我赤足跋涉,在煙霧彌漫的曠野上,我如朝圣的使徒,在通往無罪的道路上一路行進,一路匍匐。



而你只是高高在上,享受著對我的救贖。
About Me。

潘多拉A夢

Author:潘多拉A夢
腐女一隻。宅腐一體演化中。
藍星炭墼囧生物。

機體控。
配角控。
美中年控。
半個LOLI控。

偽娘雷。
女體雷。
瑪麗蘇大雷。

間歇性抽風。習慣性絮叨。

輕度抑鬱。中度焦慮。
幽閉恐懼癥。

購物狂傾向顯現。
強迫癥加劇。

出現在我夢里的孩子們都很不幸,
因為這些夢沒有一個不RP到人神共憤。

目前最大的夢想是穿著棉睡衣抱著狗狗鉆進一個溫暖的樹洞裡冬眠。

LINK強迫癥又一次爆發。
或許有一天這裡的終極意義是成為一個中轉站。

每天過著夾生飯一樣的生活。
半大不小,半生不熟。

扯淡又叫扯犢子。
LINK
歌。无疆。
類別
月份存檔
风过留痕。
還是LINK。
地縛靈一樣的LINK。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