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

到底會不會為了愛的人改變自己?

又是這個問題。又是,又是,又是。

怎么老是這樣的問題。

即使再問多少次我也會回答“不會”的。

因為我就是這樣的我。

哪怕有哪個細小的部分不一樣,我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我了。

那樣的話,許多事情,就根本沒有發生的可能。

所以不要問我“你就不能為了我改變一點嗎?”。

不會。不會就是不會。

我愛你,但不代表我會失去原則。

要我溫柔一點?

要我脾氣不要那么暴?

要我說話不要那么硬?

要我少一些社交?

要我不要再管那些女孩子叫“老婆”叫“親愛的”?

這樣的要求提出來的時候,

不覺得很不合理嗎?

我已經沒有什么再可以用來證明我愛你了。

你缺乏安全感。這我知道。

但是能不能請你也顧及一下我的感受?

打電話的時候,我本來是很喜歡安靜地聽你說話的。

偶爾插句嘴,笑一笑。

更多時候是微笑著在這邊傾聽。

你卻把這當作是我的冷漠和不專心,

以為我厭倦了你的話題。

于是一再要求我說話。

我們的思考方式有太多不同。

我以為隨著相處就能慢慢磨合的。

但這么長時間了,

你甚至記不得獅子座的我絕對不容許別人質疑我的能力。

我知道你是玩笑。

所以一再對你輕蔑的語氣容忍著。

你記得我不吃胡蘿卜和洋蔥,

卻幾次都記不得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朵朵是在西安上學的。

你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們都什么關系了,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那么,你以為是什么關系了?

我的隱私你總想過問。

除非我明確表示不想提及,否則你會刨根問底。

我一天24小時的行蹤你全要知道。

但是我告訴你我跟男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又會不高興。

難道我就這么無法讓你相信?

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

我覺得很悲哀。

你在我面前總表現出低姿態,

但我知道你骨子里還是擺脫不了最原始的想法。

你覺得女人就是要用來馴服的。對不對?

所以一旦我明確地表現出我對你的依戀了,

你就要開始對我的馴服和改造了是嗎?

你要把我變成你理想的小妻子。

溫柔婉約,對你言聽計從。

很遺憾,這不可能。

現在不可能,以后也不可能。以后的以后也都不可能。









最近想的東西好像太多了……

好煩。

談戀愛原來就是這樣的。

是不是不該這么理智呢?

或者……我原本就是不適合談戀愛的人啊。

……快煩死了啊。

要說的都是幸福。

我以前都不相信這樣的自己也可以得到幸福的。



但是現在幸福就在我手心里,



被我緊緊地抓著。



于是就再也不想放手了。



親愛的亮。



之前種種我經歷的波折,請不要再為我難過和心疼了。



因為那都是為了讓我能在現在遇見你啊。



謝謝你能在我身邊。謝謝你愛我。



我再也不自暴自棄了。



再也不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爛的人了。



因為你說我是好的,那我就是好的。



我是你的一百分。



只屬于你的一百分。



我們要好好地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

你還是那么美麗,我卻已風塵仆仆。

在校內上看到了高三時候喜歡得要命的那個女孩子。



還是那么漂亮那么可愛的樣子。說很想我。



突然就很想哭,心緊緊地揪起來,眼前泛起霧氣。



那時候沒說出口,不敢說出口的話,現在已經全都埋在時間的塵埃里面了。



卻還是發著溫暖的光芒,像融在水里的太陽。



“我喜歡你。”



微卷的發梢,俏皮的大眼睛,有點傻乎乎的微笑,很善良的性子,重感情的小女人。



這些特點拿出來說的話好像很普通,她是這樣,別人也可以是這樣。千千萬萬的人都可以是這樣。



但是她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高三那段晦澀的日子仿佛都因為和她在一起,而變得柔軟安穩起來。



還記得那時候每天膩在她身邊,抱著她說我好喜歡你好喜歡你。也只當是開玩笑。



她不知道,我的每一句喜歡,都是真真切切的。



……然而到最后也不過就這樣結束了。



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也不知道分開之后又發生了些什么。希望不是像我這樣,經歷許多荒唐的繁亂的讓人疲倦和無語的糾結波折。



很想念,很想念,很想念……

空。

真的應了那個定律。若生活平淡不起波瀾,我就一定寫不出東西。

腦子空空的。做什么都沒勁。

他要去集訓。半個月,都不能聯系。

嗯。現在已經是第二天啦。

……為什么覺得自己智商好像都變低了似的。掰著手指數日子。

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收不到他的短信,我甚至懷疑手機是不是壞掉了。

賴在家里一整天,沒有回學校去上課。班會到底也還是沒有開,做了一半的課件丟在桌面上。

整個人都懶懶的。空。

給MP4里瘋了一樣的下歌。聽過的沒聽過的,整張專輯都DOWN下來聽,一邊聽一邊刪。

在抽屜里放了好久的MILD SEVEN又拿出來擺在手邊,卻因為沒有好看的火機而作罷。

呵。面子工夫。那個金色的土星火機送了花骨朵。后來再沒有買過。

算是為了忘卻的紀念嘛。

不想再糾結下去。要好好地珍惜現在的日子啊。

話說,也幸好我是堅強獨立的21世紀新女性……啊哈哈。

否則這樣一個月也見不兩次面,普通情侶不是早就要瘋掉。

當然會想。但是見不到就是見不到,都是沒辦法的事。

我是安天命的好孩子。嗯嗯。

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呢。急啥,慌啥。

哈。

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那么就這樣。

兜兜轉轉。

兜兜轉轉,還是又走回那條路上。而且走得更远。



我终于决定要珍惜现在的幸福。有这样一个人,这样真心的对我好。还要什么呢。



累了,倦了。不想继续探险。



每天从早到晚不间断的短信。早安,晚安。提醒我吃饭。病了要吃药。降温了要加衣。



直白地告诉我,我现在很想你,很想听到你的声音,很想现在就见到你。



不会说甜言蜜语,但是会问我妈妈在不在家,会要我帮妈妈做些家务。会告诉我不要上网到太晚,早点休息。我通宵做课件的时候他也会不睡,一直陪着我。



逛街的时候怕我走丢,所以走在稍微靠后的位置。为了配合我而刻意放慢步速。



亲手给我做一个子弹壳的项链。用子弹,警徽和肩章摆成“我爱你”然后拍成照片送给我。晚上发短信困了,睡觉之前要问我可不可以。



半夜站哨的时候会给我发很长的短信说一些关于未来的事。语气中带点自我反省,带点期待。



当我把这些事情一件一件拿出来说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他是多么难得。



如果这样的人我还不珍惜,那我真是该天打雷劈了。



于是还是和好了。和好之后莫名地起腻。黏糊糊的,总在撒娇耍赖。



我在努力好好地爱他。虽然有些过去我还是忘不掉,虽然现在看到还是会感觉到疼痛。但是这疼痛终于有个人愿意倾听,愿意用温柔去抚平那些丑陋的伤疤。对于我的过去,不是不在乎,只是不多问。我愿意告诉他,他便倾听,之后安慰我。我若不愿说,他亦不表露好奇。



兜兜转转,原来该走的路还是要走。

不知道。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哪怕只有一點點?



-不知道。



-我們還有可能嗎?還有機會嗎?



-不知道。



-為什么你一直在躲?你到底在躲什么?



-不知道。







簡陋的小旅館。



陰暗潮濕的房間。



紊亂的呼吸。



瑣碎的談話和戛然到來的靜默。



你用簡單直接的語言表達你的懊悔和不甘,



可惜對我來說那只是無效的過程。



并肩躺在雙人床上,十指交握。蓋兩層被子,身體仍然顫抖。



我把你對我的期許瓦解在制造黑暗的幻象之中,



于是總也看不到你明晰的輪廓。



你說話時溫熱的氣息突然變得陌生,



混合我強裝的鎮定。











罪人的奢望比他犯下的罪更加不可饒恕。



經歷得越少,人就越單純。



欲望就越簡答,越容易滿足。



我在黑暗中用譏諷的語氣嘲笑你連接吻都不會,



你看見我挑起的半邊嘴角。



卻看不見我干枯酸澀的眼睛。











你說你一直愛我。



你說我誘惑了你。



你說我的存在是你的劫。



你說你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么死心塌地。



你說你總覺得我們還沒有分開,我們不能分開。



在你喋喋不休地訴說的時候,我只是躺在那里,望著慘白的天花板。



凌晨的房間里連一絲月光也沒有。寒冷寂寞。



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



臉色蠟黃,透著病態的慘白。眼睛浮腫。頭發蓬亂。



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哪里值得你去喜歡。



偏偏你把我的自我剖析當作脆弱的自卑,擁抱著我說要給我幸福。











你執著地追問著我一個又一個尖銳的問題。



而我一再地重復著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沒有出路的交談,像疏朗的花火。



盛開,熄滅,隕落,是對世間不屑的隱喻。









你說你等我到09年12月1日。



你問我到那時候我會不會愛上你。



我的聲音干澀,依舊給你三個字的回答。



無論是“對不起”,還是“不知道”,我明白都不是你想要的。



只是很可惜,你想要的三個字,我給不了你。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時光荏苒,回頭便成流年。

最近的狀態很不穩定,幾乎陷入一種間歇性歇斯底里的狀態。但是同時我的筆也在慢慢地復活,似乎在這個一切都枯敗沉寂的季節里,它才能在我手里綻放出光彩。

這些天,總會把《浮生》的本子帶在身邊,就算寫不下去,也會一遍又一遍地翻看。每次閱讀這些斷篇殘章,一些記憶就潮水一般涌進頭腦。色彩鮮活,仿佛從未褪色。

“過了今夜,年華不再。”

看到這句的時候,猛然想起小麥那個夢境里的那次聚會,或者那就是我們高中的散伙飯?鏡頭交錯閃回,我竟一時分不清哪些是夢里的我,哪些又是現實的他們。

拿出手機把這八個字發給小麥。他很快回復:“時光荏苒,回頭便成流年。”——這正是《浮生》中,那八個字的下一句。

原來,我們都記得。

高高仰起頭,去看窗戶外面的天空。冬季的天藍得高遠淺亮,明晃晃地刺人的眼。眼淚忽然泛上來,視線模糊。

這么熟悉。每一年,每一年,這個城市的冬季都幾乎是同一幅蕭索的景色。灰暗頹敗,沒有生機。

寂寞的時候就會十分寒冷。或者是寒冷的時候會格外寂寞呢?

不知道是寒冷還是寂寞,一點點地進入身體里面,穿透皮膚和肌肉筋絡,刺入血管和骨頭,牢牢地攀附在每一個細胞之上,揮之不去。

這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都似乎日益地冷清下去。在這里待的時間越長,就越有種絕望滋生出來。

雖然我仍然喜愛路邊火鍋店里氤氳蒸騰的熱氣,或者是居民樓里窗簾后透出的隱隱燈火。但是面對這個我生活了十九年半的城市,某些時候我覺得它那么陌生。

變的是這個城市?或者是我。

在這個氣溫反復無償的季節里,我大學的第一個冬天,我的脾氣漸漸囂張乖戾。對一句話一個單詞都很敏感。抑郁或者焦慮,情緒總在大起大落中失控。

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持續整天的偏頭痛,胃痛,眼睛干澀,肌肉酸痛,低燒,手腳冰涼。每天都十分疲倦。

這不是我要的狀態。我應該始終意氣風發,呼風喚雨,每一天都充滿干勁地做好所有的事。——這才是他們認識的我。

“因為你是你,所以你得笑,得很好地完成工作。”這就是理由……理所當然得匪夷所思。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時候開始存在的定理。

拼命地維持著寬容。這些透支的過程和疾病無不相同。我鎮定自若地審視自己閃爍的憔悴,它那么復雜,重疊著虛假的安慰。我的夢想在現實的示威中一點點失去重量,變得恐慌而絕望。

我總會在格外寂寥的時候想到悲傷想到瘋狂。我知道,我失去了安穩的資格。

原來乖戾的背后,隱藏著我深切的疼痛。

我仍然不可自拔地想念以前。以前,和以前的以前。不斷地回憶回憶回憶,哭或者笑,后悔或者驕傲。每一個走進過我生命的人,現在想起來都那么珍貴。

今天終于和高中的幾個朋友聚在一起。去高中看了幾個老師,然后一起吃飯。聊天中不約而同發出感慨:還是和這些朋友在一起能聊得來。

不知道是不是還沒有完全適應大學,所以遲遲無法忘記高中的時光。但我寧愿相信,我是真的把那段日子作為我生命中極其重要的歲月去珍惜著的,所以才無法忘懷。

大家圍坐在小面館的桌子邊,說著自己學校的趣事,放肆地大聲笑。這畫面在過去的三年里也許常常出現,可是沒失去的時候永遠不知道這有多美好——當我想起也許我再沒有機會坐在這里和這些人一起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瞬間我差不多要絕望。

那些日子,原來真的過去了。再也回不來了。無論我們怎樣哭泣怎樣祈求,它也僅僅在遙遠的地方向我們露出一個冷笑,然后繼續遠去了。

我的華年。我最好的青春。就這么過去了。消失了。不見了。

我曾經想過,我在大學會有更好的生活,我有更多的機會和資本追求我的夢想。

但是,畢竟,不一樣了。

當我迅速地在這個亞社會里長大成人,我就不再是那個擁有最干凈年華的我了。果然是過了那一夜,年華就消逝不見了。

時光荏苒,轉頭,便成流年……

如果我愛你……如果我還愛你。

如果。

這是個很飄渺的詞。

如果。如果。如果如果如果。

如果這樣,如果那樣。

我好像強迫癥一樣做著無數的設想。

當初如何如何,現在怎樣怎樣。





但是時間從不重復,那些事情只有一次發生的機會。

其實我不是在后悔。真的。

我很慶幸我努力地追求過。

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樣去讓你知道我愛你的。





如果我愛你。

如果我還愛你。

多了一個字,就是完全不同的效果。

其實我不想自己這樣放不開。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就是我沒辦法控制,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

我們的談話中經常出現這句話。

好像我們是多么的心有靈犀,心照不宣。

但是其實呢。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比如我不知道你喜歡了兩年的人竟然是她,

比如你不知道我始終小心翼翼地避開任何有可能涉及到我們的以前的那些話題。





如果我還愛你怎么辦?怎么辦?

你知不知道我還愛你?







知道個P。

About Me。

潘多拉A夢

Author:潘多拉A夢
腐女一隻。宅腐一體演化中。
藍星炭墼囧生物。

機體控。
配角控。
美中年控。
半個LOLI控。

偽娘雷。
女體雷。
瑪麗蘇大雷。

間歇性抽風。習慣性絮叨。

輕度抑鬱。中度焦慮。
幽閉恐懼癥。

購物狂傾向顯現。
強迫癥加劇。

出現在我夢里的孩子們都很不幸,
因為這些夢沒有一個不RP到人神共憤。

目前最大的夢想是穿著棉睡衣抱著狗狗鉆進一個溫暖的樹洞裡冬眠。

LINK強迫癥又一次爆發。
或許有一天這裡的終極意義是成為一個中轉站。

每天過著夾生飯一樣的生活。
半大不小,半生不熟。

扯淡又叫扯犢子。
LINK
歌。无疆。
類別
月份存檔
风过留痕。
還是LINK。
地縛靈一樣的LINK。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