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US,OLI。

终於,还是得写点什麽。

即使一再逃避著,事实也已经如此。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球员通道的深处,我知道,这一次他不会再回来。

结束了。OLI。爱你7年,终究也是要说再见了。

你说你很开心。你说你没有任何遗憾了。你说,再见。

当你终於转身,当你穿过长长的球员通道,当你最后一次走进只属於你的休息室,

我贪婪地看著你的身影,看著你背后那个耀眼的1号。

我知道,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无论我在最后的这两年里多么珍惜能看到你的每一眼,今天,也注定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看见赛场上的你,穿著1号球衣的你,满身泥泞却仍然光芒耀眼的你。

OLI,我是个见异思迁的家伙。然而,你到底是有什麽魔力,让我如此死心塌地地,爱了这么些年月?

还记得02年的惊鸿一瞥。金发的男人,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集中在你的身上。眼中永远燃烧著不屈的火焰,在你面前一切困难都不堪一击。

即使最后与大力神杯无缘,即使你失落地靠在门柱上,你的眼神中仍然深藏著斗志与坚持。当时的我虽然年轻,也被这种神情俘获。

最初的崇拜与狂热过后,繁华抽离,感情沉积。幻想也好,YY也罢,我渐渐沉浸在自己构筑出的世界。那个世界里,你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可以是父亲,是兄弟,是爱人,是导师,是挚友,是王,是领袖,是不落的太阳,是屹立不倒的山。

我拒绝回忆,那些过去却如同拥有生命,在我眼前流动,汇成小溪,湖泊,江河,直至汪洋。

音箱里一直放著time is changing。写这些文字,耗费了我几个小时。

我头一次觉得,想要把自己的感觉表述出来,是如此困难。

群里有人说,我们该笑著送别他,因为今天是他余生的第一天。

是啊。你只是离开赛场,你还会有更好的生活。

只不过,对於我来说,绿荫场上,球门前,永远空了。别人再优秀,我只会欣赏,却再不会有这样一个七年。再也不会有人能和你站在同样的位置,只因再不会有第二个Oliver Kahn。

SERVUS,OLI。泪眼模糊的我,或许也只能用这句话与你道别。


i never knew i could hurt like this
and everyday life goes on i wish
i could talk to you for a while
miss you but i try not to cry
as time goes by
and it's true that you've
reached a better place
still i'd give the world to see your face
and be right here next to you
but it's like you're gone too soon
now the hardest thing to do is say
bye bye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bout Me。

潘多拉A夢

Author:潘多拉A夢
腐女一隻。宅腐一體演化中。
藍星炭墼囧生物。

機體控。
配角控。
美中年控。
半個LOLI控。

偽娘雷。
女體雷。
瑪麗蘇大雷。

間歇性抽風。習慣性絮叨。

輕度抑鬱。中度焦慮。
幽閉恐懼癥。

購物狂傾向顯現。
強迫癥加劇。

出現在我夢里的孩子們都很不幸,
因為這些夢沒有一個不RP到人神共憤。

目前最大的夢想是穿著棉睡衣抱著狗狗鉆進一個溫暖的樹洞裡冬眠。

LINK強迫癥又一次爆發。
或許有一天這裡的終極意義是成為一個中轉站。

每天過著夾生飯一樣的生活。
半大不小,半生不熟。

扯淡又叫扯犢子。
LINK
歌。无疆。
類別
月份存檔
风过留痕。
還是LINK。
地縛靈一樣的LINK。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