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都老去。

當我們都垂垂老矣,還有多少華年能留在記憶里。



同學聚會。很熱鬧,包房里充斥著歡樂的喧囂。我躲在一個角落里看著這些我熟悉或者不熟悉的面孔,恍惚地想起一些更加久遠的往事。



但是我記得的這些,有多少是還原了當初最本來的面貌的,又有多少是經過記憶的層層加工,被打磨美化成現在這個看起來完美得無懈可擊的過往的呢?



我還記得我初四時喜歡得撕心裂肺的那個男孩。但是,現在,我已經想不起他的樣子。只有他微笑時柔和的輪廓還殘留在我的印象里,模糊的,像是隔了一層毛玻璃。當我某日在街上偶遇他,我甚至只能僵硬地向他露出一個微笑,道聲膚淺的問候。



當我突然想起他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忘記他了。



如此這般,是否依然。我以為我能把一些東西緊緊地抓在手心里一輩子,但是當我張開手掌,留下的其實只是深陷的指甲印。



不斷地遺忘,或者被別人遺忘。——我以為被人遺忘是件很可怕的事,但其實也不過如此。面對某個人冥思苦想許久之後堆著不自然的笑容假裝熱絡地寒暄,其實是比形同陌路更可怕的事。



當我們都老去的時候——我是說真的老去,不是我們二十歲的時候對著我們的十七歲說些矯情的話——當我們都真的老去,七十歲,八十歲,或者九十歲。到那個時候,回憶起我們的十歲,十五歲,二十歲,會是什麽樣的呢?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About Me。

潘多拉A夢

Author:潘多拉A夢
腐女一隻。宅腐一體演化中。
藍星炭墼囧生物。

機體控。
配角控。
美中年控。
半個LOLI控。

偽娘雷。
女體雷。
瑪麗蘇大雷。

間歇性抽風。習慣性絮叨。

輕度抑鬱。中度焦慮。
幽閉恐懼癥。

購物狂傾向顯現。
強迫癥加劇。

出現在我夢里的孩子們都很不幸,
因為這些夢沒有一個不RP到人神共憤。

目前最大的夢想是穿著棉睡衣抱著狗狗鉆進一個溫暖的樹洞裡冬眠。

LINK強迫癥又一次爆發。
或許有一天這裡的終極意義是成為一個中轉站。

每天過著夾生飯一樣的生活。
半大不小,半生不熟。

扯淡又叫扯犢子。
LINK
歌。无疆。
類別
月份存檔
风过留痕。
還是LINK。
地縛靈一樣的LINK。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